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搶光所有馬皮泡!【萬字大章】

文 / 天子輝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[wuwu]s.!無廣告!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就在這個喬杉要帶著馬皮泡離開的時候,帝辛與文祖出現了。

    眼看著帝辛與文祖一臉笑意盈盈的看著他。這表示友好的笑容卻是讓喬杉渾身上下顫抖不止。似乎正有一個洪荒巨獸盯上了她。

    更為重要的是,一股龐大的氣勢直接壓制住了喬杉,讓他根本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過來吧。”

    帝辛一聲招呼。只見位于喬杉手中的馬皮泡徑直飛向了帝辛手中。

    “恩,軟軟的,黃黃的,在我大商,恐怕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這是一塊蛋糕呢。”

    大商現在融合了多種文明。一些有用的東西,大商是來者不拒。尤其是曾經的地球文明。雖然弱小,但卻很有趣,很有用。

    蛋糕就是其中一種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的蛋糕卻是用極其珍貴的材料制作而成。吃一口蛋糕,絲毫不亞于曾經洪荒時代,吃王母娘娘的蟠桃。

    “是啊!就是這個小東西讓人可以突破鴻蒙大能。”帝辛捏了一下這個馬皮泡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陣黃霧從這個馬皮泡之中升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帝辛將這股氣息直接吸入了鼻子之中。對于這些是否有毒,帝辛根本就沒有在意。一方面是他根本不在乎,因為這些毒素根本就傷不了他。二來么,剛才這個柳青可是撕了一些馬皮泡去吃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毒的話,柳青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這些釋放出來的氣體蘊含著鴻蒙之機!想必多聞聞這些氣體也可以助人突破鴻蒙大能吧。不過能夠以一種方式晉級之人,必然要驚才絕艷才行。

    不過我大商最不缺的就是驚才絕艷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這個馬皮泡既可以嗅,又能夠吞吃。一種寶貝,兩種選擇。當真是好東西啊。”連文祖此時都是驚嘆不已。

    這馬皮泡簡直渾身是寶啊。

    只要你不是直接將根子給弄沒了,他就能夠再次生長出來。

    可持續發展!源源不斷!這才是馬皮泡最逆天之處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名字太難聽了!這么逆天的東西居然叫做馬皮泡。這得是多么隨意的名字啊。簡直狗屁不通。這和馬有個什么關系。倒是這個泡字還有點符合意思。”不過立馬,文祖就是對于馬皮泡這個名字靈魂拷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、、、、、、”帝辛頓時就是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了!文祖,我們就別在糾結人家為什么叫做馬皮泡的原因了。也許發現這個馬皮泡之人就是一個叫做馬皮的人呢。”帝辛徑直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、、、、、、”突然,文祖忍不住自己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帝辛歪著頭看著自己忍不住大笑的文祖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居然將文祖你給樂成了這個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老臣突然萌生了一個想法。這才是忍不住大笑的。陛下剛才捏這個馬皮泡的時候,是不是像是馬在放屁一樣。馬屁泡。也許當初這個馬皮泡是叫做馬屁泡。不過后人嫌棄難聽,或者是傳差了,才傳成了馬皮泡。”文祖這一次居然腦洞大開到了這樣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連帝辛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,道:“那就需要第一個發現馬皮泡之人要是翼德那樣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們來問問這個知情人吧。”隨后,帝辛就是看向了這個喬杉。

    只見此時的喬杉大汗淋漓,頭上的汗水都是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文祖放開了氣勢的籠罩。不過隨即,這個喬杉就是直接坐在了地面之上,大口的喘氣。

    很顯然,文祖對于他的壓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這還是文祖僅僅釋放了一絲絲的威壓,否則的話,這個喬杉直接就會被壓成虛無。

    “行了,說說這個馬皮泡是怎么一回事吧?”帝辛的話語徑直傳向了喬杉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我們問完了該問的事情之后,就會放你走的。對我們來說,殺死你與不殺你根本沒有什么區別。”帝辛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是的,帝辛的確是沒有打算殺死這個喬杉。

    因為他還要靠喬杉的口將自己擁有馬皮泡的消息傳出去。最好是傳的人盡皆知。

    為了得到馬皮泡,相信曾經得到馬皮泡的勢力或者家族盡皆都是出動。這正好方便了帝辛一網打盡。

    馬皮泡這般的貴重,帝辛不打算假手于人。他要親自將混亂域所有的馬皮泡拿到手。為了這個目標,他不惜親自出手。

    帝辛不奢望得到一批馬皮泡,只需要幾個就足夠了。當然了,如果多多益善,那就更好。

    事實上,馬皮泡這種圣物,絕對不會泛濫成災。

    “好!我說!”這個喬杉這個時候也沒有輒了。他知道自己與面前這兩人之間差距太大了。人家想要殺死他,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能期望這兩人能夠遵從自己的約定。

    說,還有一線希望!不說的話,必死無疑!

    也是,任是誰知道了馬皮泡的訊息之后,還能鎮定住。

    “這個馬皮泡只是在無限險地里面才會偶然誕生。至于怎么傳下來的不知道,但是從我得到的機緣之中曾經記載,如今混亂域之中的五大最強勢力,盡皆擁有著馬皮泡。

    他們聯手將馬皮泡的訊息給封鎖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一直以來,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有馬皮泡的存在。

    正如大人你剛才所,這個馬皮泡可以捏出氣體來,這些氣體可以助人感悟鴻蒙天機。還可以如柳青那樣子直接吞吃了,這樣子直接就會晉級到了鴻蒙大能。

    但是一般卻沒有人這么做。

    因為馬皮泡實在是太珍貴了。那五大勢力盡皆都是采取第一種辦法來選擇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你得到的機緣不小嘛。說不得是一個高層的不甘心之人吧。”帝辛只是想了想,就知道了他們得到的機緣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和他關系不大。不需要太關注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這個喬杉干笑了幾聲。

    “好了!屬于你的機緣就是你的。我不在乎。只需要告訴更多關于馬皮泡的訊息。例如你得到的毒尊傳承里面有什么說的。”

    在聽到了毒尊傳承之后,喬杉臉色不由自主的變化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!你手中擁有的毒藥已經發揮作用了。不過他卻奈何不了我們。”帝辛笑瞇瞇的看著這個喬杉,語氣雖然不是很冷,但卻足以讓喬杉心中流汗了。

    “哪敢,哪敢啊!”喃喃的話語從喬杉的口中傳出。

    “敢也可以!只要能夠毒死我們,你就是贏家!可是你沒有這個本事,卻還來挑釁我們。這就是你的罪過了。不過你能夠說的更多,我們還可以給你一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,我說。”

    其實,帝辛可以強行查看喬杉的記憶。但是這樣子的話,終究是有跡可循的。

    就像是大商眾人一樣,你察查大商之人記憶的時候,直接就會導致大商之人自爆掉。根本不會給你留下任何的訊息。

    縱然是帝辛如今實力不凡,可是與這個神秘莫測的無限之地相比,卻又不算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況且,帝辛還打算讓這個喬杉當一個帶路人。就更不能傷他了。

    到時候一旦喬杉傳出消息被拿住之后,肯定會有人追究其正確性。這些傳承久遠的勢力之中有什么奇特的東西,你根本不知道。萬一到時候捉雞不成反噬一把米了怎么辦?

    所以,綜合之下,還是什么事情都不做。讓這個喬杉去猜測。

    “毒尊的記憶之中最重要的是就是這個馬皮泡可以解萬毒。只需要將這個馬皮泡泡在水中之后,這些水就會成為解毒圣水。

    還有這個馬皮泡隨著時間的流逝還會生長。時間越長,這馬皮泡的效用就更好。

    毒尊猜測,最先得到馬皮泡的勢力,或許如今噴濺出來的氣體效用已經堪比吞吃新生馬皮泡的肉。

    大人,我知道的就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帝辛也聽出來了這個喬杉確實是說完了所有關于馬皮泡的事情。有這些經驗,就足夠了。至于更多關于馬皮泡的事情,大商自然會研究出來。

    相信黃中仙,神農很樂意看到這個馬皮泡。

    “說說那五個擁有馬皮泡的勢力名字?”帝辛眨了一下眼睛之后,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這五個勢力名字分別叫做、、、、、、”喬杉恨不得一口氣將所有的東西說出來。

    “對了,將你發現馬皮泡的地方說出來之后,就可以走了。”就在這個時候,文祖亦是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對于發現馬皮泡的地方,說實話,他們兩人還是很好奇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有一窩馬皮泡,該有多好?

    “、、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行了!你走吧。”帝辛看著戰戰兢兢的喬杉,徑直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、大人,我就、、走、、走了!”急忙回過頭之后,喬杉立馬運轉全部力量,甚至是透支了力量。

    一口氣不知道跑了多遠。喬杉終于是回到了自己家中。

    確定了自己徹底安全了之后,這個喬杉終于是臉色變了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真是該死的!這個馬皮泡是我的,是我喬杉的!”喬杉大聲的嘶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惜以身試狼,好不容易才是算計死了惡老人。你們兩個居然漁翁得利。”喬杉的臉色猙獰的如是蜈蚣的身體一樣。

    “哼!反正這個馬皮泡是落不到我的手中了。可是這口氣我非出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馬皮泡啊,多么珍貴的無上神物啊!混亂域誰不渴望擁有馬皮泡。誰聽到了馬皮泡的功效之后不心動?嘿嘿,只要心動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五大勢力,你們封鎖馬皮泡的訊息。我今天就徹底揭開他的秘密。

    既然我落不了好,大家統統都要落不了好。憑什么你們可以擁有馬皮泡這么多年,而我連一天都不能擁有。

    我不服!

    你們兩個混蛋,還想要探查更多的馬皮泡。

    既然你們的目標是那里,這就好辦了!我會讓你們目瞪口呆的。

    搶了我的東西,還想安然無恙,哪里有這么好的事情?”這個喬杉越說越是瘋狂。

    他簡直癲狂了!每一次想到自己距離成為一方大勢力之主只差一步,他就心痛到了無法呼吸。

    萬界橋之中,帝辛看著發瘋要報復的喬杉,笑著對文祖說道:“怎么樣?我沒有看錯吧。這個小子為了得到馬皮泡甘愿以自身為棋子,倒是一個狠人啊!

    不過就是實力不行,不然的話,倒也是一個人物。”

    是的,帝辛與文祖在喬杉離去之后,就一直跟隨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帝辛也順便了解一下這里的城市是什么樣子的。所謂知己知彼,才能百戰不殆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來陛下的計劃成功了啊!”文祖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為了讓這些勢力更加瘋狂。尤其是那五大勢力。朕還需要加一把力氣。”帝辛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趁著這個喬杉還在計劃,我們先去那五個勢力走一遭吧。”

    沒錯,帝辛就是要無聲無息的拿了這五個勢力的馬皮泡。有萬界橋在,他們有很大把握無聲無息搶走這五大勢力的馬皮泡。

    就算是遇到什么意外了,他們也能憑借強大的實力,強搶走馬皮泡。

    相信使用習慣了馬皮泡之后,一旦是發現馬皮泡失竊之后,他們必然會尋找馬皮泡。而這個時候,一個馬皮泡的訊息足以讓他們瘋狂掉。

    “只有涉及生死危機的時候,這些勢力才能拿出最強手段來。在這里能夠發現馬皮泡這種無上神物,說不得也有一些其他神奇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些東西如果這些勢力不主動施展出來,我們根本就無從得知。

    朕需要探探整個混亂域的底子。”

    帝辛要征服混亂域,卻不會茫然去行動。在看到了喬杉用毒藥毒倒了兩個鴻蒙大能后,帝辛就知道,他需要主動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要為大商士兵負責。

    是的,縱然半步永恒極限之境小巨頭不會隕落,但是那些士兵呢?他們的實力讓他們出意外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帝王,需要一碗水端平。

    如果讓這個喬杉將這種毒藥釋放出來,相信二十四位大元帥不管哪一位絕對都會損失慘重。甚至是全軍覆沒也未嘗沒有可能。

    混亂域靠近無限險地,果真是有著無限可能。

    以下克上,不再是一個傳說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就走一遭。這些馬皮泡拿回大商,絕對會誕生出不少的鴻蒙大能。”文祖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文祖對于大商的感情不比帝辛差。對于大商能夠更好地發展,他亦是極度的贊同。為此,干任何事情都無所謂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們走!”

    正好,在這個城市之中,就有五大超級大勢力之中的一個。霸刀門。

    五個超級大勢力分別立足在了無限險地的五個方位,正好能夠封鎖住一切地方。

    兩人站立在了萬界橋之中,一臉認真的看著霸刀門。

    “文祖,感覺到了么?果真不愧是混亂域之中的超級大勢力。半步永恒大能居然有四人之多,更有一人實力達到了半步永恒極限之境。嘖嘖。不簡單啊!”帝辛只是感應了一下,就探查到了所有他需要知道的訊息。

    四個半步永恒大能,這已經是相當可怕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大商之中利用永恒規則能量體強行給眾大臣灌輸的話,大商之中能夠突破到半步永恒極限之境小巨頭之人絕對是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帝辛毫不懷疑,眾人能夠突破到半步永恒。

    但是半步永恒極限么,就不是誰都能夠達到的地步。就算是大商十五圣他們都不行。

    帝辛曾經預估過,大商之中能夠成功突破到半步永恒極限之人不過就是文祖,武祖,盤王,哪吒,泥菩薩,大祭司,人王,文相孔子,武相孫武,以及殺神白起十人罷了。

    這都已經是帝辛很擴大范圍了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意外機緣使得大商之中半步永恒極限成為了常態。但是從今往后,想要再有人突破半步永恒極限之境就要很困難了。

    為什么半步永恒極限之境可以稱之為小巨頭呢。那是因為半步永恒極限之境可以與永恒之境短暫交鋒。而不是被一下子就給鎮壓了。

    是的,事實上,小巨頭的稱呼只有那些達到了半步永恒極限之境才能有資格喊叫。

    所以,在這里能夠出現一個半步永恒極限之境的小巨頭,帝辛對此很是驚訝。

    他大商是由于天大機緣,才會扎推出現了小巨頭。但是在外界,小巨頭那可真是罕見的很啊。

    想想魂,海,山就能夠知道實力達到了這樣的境界,都是一群什么樣的人了。那絕對是曾經名號響當當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這個霸刀門的小巨頭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馬皮泡這個小巨頭才能成功突破!畢竟馬皮泡有什么深層次的效用,他不知道。但是研究了這么多年的霸刀門卻不會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鴻蒙大能達到數百個。這個霸刀門的馬皮泡不知道傳承了多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!你我出手吧。正好順便鎮壓了這個小巨頭。”帝辛笑著說道。因為這個小巨頭身邊赫然就放著馬皮泡。

    帝辛打算將這個小巨頭帶回大商去。畢竟一個小巨頭實力,對于大商來說,也是極其重要的。

    殊不知,之前大商有多次實力的提升就是因為得到了大人物。譬如得到了神,得到了蛻變神的幾次,大商氣運紫金龍直接就是來了一個翻倍。

    小巨頭雖然不如巨頭,但是那也沾邊了。

    再說了,這個小巨頭的腦海之中可是有著霸刀門無數年來研究馬皮泡的信息。只要成為了大商人,這些經驗自然也就成為了大商的。

    那正在閉關室之中閉關的霸刀門小巨頭突然之間失去了神志,昏倒了過去。

    也是,帝辛親自出手,永恒之王實力對付小巨頭,那簡直就是大炮打蚊子。

    “燈籠大小了!”

    隨即,帝辛就是看到了霸刀門之中的馬皮泡。足有燈籠大。這已經很難得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如馬皮泡這種神物,成長可是很慢的。

    也難為霸刀門居然將這個馬皮泡給養到了現在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帝辛直接將這個馬皮泡給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陛下,這個小巨頭怎么辦?”文祖問道。

    “將他就這樣子放在這里。我們后續的計劃缺了他,怎么行!”

    “我們走!”

    帝辛與文祖又是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霸刀門小巨頭的閉關之處。相信等待霸刀門小巨頭醒轉之后,定然會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繼續下一個地方!”

    正是仗著有萬界橋,帝辛才是這般的肆無忌憚。

    “那好,在這里架設一個小界橋吧。”文祖笑了笑,說道。萬界橋之中有大界橋,小界橋之說。大界橋就是跨域的界橋。就比如之前他們發現馬皮泡的地方就已經被文祖布置了大界橋。

    大界橋除非是文祖,亦或者是帝辛才能夠動用。

    但是小界橋就不一樣了。大商實力達到了一定地步之后,盡皆都能夠動用小界橋。

    “也行!”

    小界橋不需要耗費什么。只需要萬界橋在手,文祖隨時可以布置出來。

    第二處超然大勢力,劍祖門。

    這名字一聽就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這劍祖門比霸刀門要久遠。一個半步永恒極限之境小巨頭,居然有五個半步永恒大能。”

    文祖徑直點了點頭,嘖嘖道:“鴻蒙大能居然達到了五百個。看來這個劍祖門定然是有什么訣竅存在。要不然的話,他不可能與霸刀門之間的鴻蒙大能相差這么多。

    如果單純是天資絕世,肯定說不通。”文祖雙眼發光了。他最喜歡看的就是這樣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那就更需要拿到這個馬皮泡了!”帝辛雙眼都瞇成了一條縫。有什么能夠比看到大商飛速成長更歡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想要知道其原因,還要等一段時間。”文祖不由得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這沒有辦法。朕需要知道這些人的殺手锏是什么。以如今這種局面來看,這些小巨頭根本扛不住大道與超的突襲。

    但是是什么讓他們安然生存在了現在。

    帝辛需要見識一下。

    帝辛相信自己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這個小巨頭不在馬皮泡之處,這正好!給他們一個刺激。讓這些小巨頭盡管去猜測吧。”

    萬界橋再次輕而易舉的來到了放置馬皮泡之處。很是輕松的再次拿到了馬皮泡。帝辛與文祖再次消失在了這里。至于說劍祖門里面的小巨頭什么時候發現馬皮泡不見了,就不關他們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帝辛相信,即便是劍祖門沒有及時發現消失的馬皮泡。來自霸刀門的訊息也會讓他們重視。

    第三處超然大勢力,這是一個家族,獅家,乃是青玉獅子得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帝辛看著下方的獅家,突然恍然大悟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文祖瞧瞧看,這個結界施展了出來,可以擋住永恒之境。”

    是的,也不知道獅家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,居然開啟了護族結界。這才是讓帝辛一下子就看清楚了虛實。

    想必之前霸刀門與劍祖門之中也有相應的結界存在。不過沒有開啟結界之前,連帝辛都沒有看透。厲害。對此,帝辛都不得不說一聲佩服。

    這些結界絕對不是這些小巨頭布置而成。這或許就是混亂域能夠存在下去的秘密吧。

    文祖的臉色亦是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這個混亂域居然看到了永恒之境的結界。帝辛相信這些結界絕對不是九大巨頭,或者是大道,天他們布置而出。

    那么就可以這樣說,在混亂域的背后至少有一個永恒之境巨頭存在。

    而能夠擋得住九大巨頭,大道他們的亟需,或許這個幕后之人的實力會更強。

    也許當年這個幕后之人根本就沒有露面,只是憑借其他手段就將九大巨頭他們給驚走了。

    總之,這些都已經成為了過去。

    果然,多轉轉,才能發現更多的問題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也只是針對帝辛而。實在是帝辛的實力太超出常規了。

    “文祖,進去!看看這個結界擋不擋得住萬界橋。”

    “進!”

    萬界橋化為了虛無,直接閃進了這個結界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萬界橋更勝一籌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幕后之人絕對不會是犼,六道這樣的存在。”文祖徑自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!我們不要忘記了其他!當初那六道曾說,在他們那個時代曾經有一場大戰發生,甚至是打碎了永恒界!

    犼那般實力都是遭到了算計。六道也是受到了重創。

    這里的幕后之人或許也曾經是其中的一員。他的實力還沒有恢復呢。”帝辛腦海之中瞬間就閃過了這樣的心思。

    文祖定了定神,道: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問題就復雜了!

    如果我們征服混亂域,或許要與這人對上。”

    在見識過六道與犼的恐怖實力之后,文祖對于這些人就統統有了畏懼感。也是,曾經或許都是永恒之帝。縱然是現在實力不濟,但是這么多年積累下來,也足以爆發出超常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碰上我們就單槍單馬的正式碰碰這人!征伐混亂域是我們既定的計劃。不能更改。不能因為一些猜測就中斷這個計劃。

    如今能夠大幅度提升我大商實力的方法就只剩下了這個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我們別無他法。

    所以,我們就祈禱這個人最好實力不濟吧。”

    現在他們已經能夠大幅度確定這里之人是曾經的巨頭。畢竟永恒界之中永恒巨頭是有數的。

    除了帝辛與文祖兩個例外,哪里還有人能夠突破到永恒之境。

    “或許我們有運氣遇到一個受到重創巨頭。那么我們大商從此就要發達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之前想要擒拿犼,犼的突然爆發讓這件事情成為了一個奢望。不過沒有了張屠夫,還能吃帶毛豬嗎?

    這不,又一個可能的巨頭在這里。

    就看帝辛能不能將他引導出來。

    “看看這個獅家實力如何?”帝辛掃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個小巨頭,六個半步永恒大能,實力比霸刀門也要強上一點。

    “文祖,你說是不是這個馬皮泡可以助人突破小巨頭層次呢。要不然的話,哪里有這么巧合的事情?如果后面的兩方勢力之中仍舊有小巨頭存在的話,那么就肯定是馬皮泡的功效了。”帝辛不由得不懷疑。

    馬皮泡,這個神奇的存在,讓他充滿了無盡的驚喜。

    “也許吧!陛下這一次倒是比我著急了。”文祖也是笑瞇瞇的看著放置在了面前的馬皮泡。

    獅家的馬皮泡被層層包裹住。兩個半步永恒大能就守在身邊。

    但是卻仍舊逃不過帝辛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倒是有趣了!居然有人和我們打一樣的主意。而且還差點成功了。有意思。看來這馬皮泡對一些層次之人到也不算是傳說了。”

    帝辛沒有時間去探查獅家發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正好!拿了你獅家的馬皮泡,你們就能夠更瘋狂了。”

    萬界橋可大可小,可虛無,可實體。

    這不,萬界橋徑直就是來到了放置馬皮泡的地方,帝辛伸手將馬皮泡拿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!文祖,我們出去!看看這個結界能夠發揮出什么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,不好了!圣物不見了!”突然,在獅家里面傳出來了撕心裂肺的吼叫聲音。這是兩個看護馬皮泡的半步永恒大能。

    在帝辛拿走了馬皮泡之后,他們就是感受不到了馬皮泡。因為他們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馬皮泡。因此,才能第一時間發現了馬皮泡不見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也是因為帝辛沒有做任何的掩飾。不然的話,這兩個半步永恒大能根本就不會發現。一切就取決于帝辛愿意不愿意了。實力強大了,就是這么的任性。

    “全力開啟護族結界!”一聲大喊傳遍了整個獅家。

    只見此時這個結界真正發揮出來了屬于他的作用,綻放出來了屬于他的絕世風采。

    一陣陣恐怖的氣息朝著四方傳去。整個獅城眾人盡皆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,不由自主的就是被壓在了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文祖,布置這個結界的時候,這個人的實力與你倒是相差不大。”帝辛只是看了一眼,就是看出了很多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是啊!半步永恒之主。不知道現在這個人的實力有沒有進步?老臣倒是想要和他較量一番。”文祖在看到了這一點之后,竟然是生出來了較量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也好!如果將來有機會的,這個人就交給文祖你來應付了。”帝辛隨口應答道。

    這并不是一個什么大事。大商之中,不只是只有他一個人。

    大家好,才是真的好!

    “好了,我們去下一處!”

    帝辛與文祖再次消失在了這里。留下了一片喧鬧的獅家。

    帝辛相信獅家老祖宗在知道了新的馬皮泡訊息之后,定然會毅然前往。

    曾經有過暢快淋漓的進步,讓他們退步到了慢車道,他們根本就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也是,你一度工資達到了年薪百萬元。突然讓你回到了年薪十萬元。你肯定不愿意。這是同樣的道理。

    惡人谷,同盟會,這是最后兩個超級大勢力。

    惡人谷,同盟會倒是沒有發生什么大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這兩個勢力與其他三個勢力不同。是因為他們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是的,帝辛本以為劍祖門已經夠厲害了。但是沒有想到,這惡人谷與同盟會居然更加讓人感到驚喜。

    因為在這兩個勢力之中居然都有著兩個馬皮泡。

    是的,兩個!

    帝辛不知道這另外一個是他們找尋到的,還是搶奪到的。這一切與帝辛都沒有關系。

    帝辛只知道,他要發達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看來這惡人谷與同盟會應該是得到馬皮泡最久遠的勢力。”

    因為更為奇葩的是,這個惡人谷與同盟會居然是相對而建。

    不錯,這兩個超級大勢力是對門。

    帝辛相信在另外一處肯定還有一個惡人谷或者同盟會。因為他們還需要分別鎮守封鎖無限險地。

    不過縱然是這樣子,他們居然還在這里設置了一個立足地。

    而且看這個樣子,不管是惡人谷還是同盟會貌似都是大本營所在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有意思!”帝辛不由得喃喃自語道。

    “或許當初是一對兄弟,因為馬皮泡而翻臉。故此,一直作對。才有今時今日這樣的格局出現。”很快,在文祖的腦海之中,就出現了一個猜測。

    “是啊!看這兩個勢力之中的馬皮泡都是一大一小。大的堪比磨盤。簡直就是讓人難以置信啊。”

    之前以為燈籠大小的馬皮泡已經很了不起了。但是現在才知道,他倒是成為了井底之蛙了。

    磨盤大小的馬皮泡,相信惡人谷與同盟會也不敢暴露出去。否則的話,他們絕對會迎來一場災難。當利益大到了一種極致之后,連性命都會被忽視掉。

    當然了,惡人谷與同盟會之中的高手也是個頂個的多。

    半步永恒極限之境小巨頭各有兩個。半步永恒大能有分別各有十三個。至于鴻蒙大能則是達到了史無前例的八百個。

    “這里之人肯定不會是他們的所有實力。”

    帝辛有這個猜測,很是正常。

    無限險地就在眼前,這些人沒有道理不去探索。雖然會有危機,但是卻伴隨有巨大的收益。

    就像是馬皮泡,得到一個,那就真的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“先去惡人谷,再走同盟會!”

    帝辛對文祖說道。關鍵是惡人谷的馬皮泡似乎正在進食。

    是的,進食!

    帝辛看到了這個一個巨大無比的池子,這個池子里面充斥著紅色的液體。

    “這是血液!”

    只是瞬間,帝辛與文祖就是看出來了這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!促使這個馬皮泡成長的催化劑居然是血液!當真是一個極端啊!這般血腥之物,居然會是解毒圣物,又是突破圣物。”文祖再次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吸血!不管怎么說,都是讓人接受不了的事情。最起碼在人族之中,不會有人去喝血的。

    但是帝辛也知道,這個宇宙之中,不光只是有人族存在,對于一些人來說,吸血那就是家常便飯。甚至是他們會豢養血奴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這個馬皮泡會出現在了混亂域之中。也就是這里,才能產生出讓他復生的充足血液來。”文祖自自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咦?文祖,你剛才說什么?再說一遍!”突然,帝辛的腦海之中有什么靈感一閃而過。直覺告訴她,這是很重要的一個事情。

    “恩,我說只有在混亂域才能有這樣充足的血液供給馬皮泡!”文祖繼續重復了一遍之前的話語。

    “充足的血液。充足的血液。”帝辛喃喃自語了兩句話之后,突然他的眸子一瞬間如是璀璨的星辰一樣,明亮無比。

    “這個馬皮泡催化晉級的時候需要血液!那么,我們可不可以這樣子說,這個馬皮泡之所以誕生就是因為血液。

    換句話來說,有血液孕育了他們。

    朕相信,一般的血液根本就不足以誕生出馬皮泡這種神物。

    那么是什么血液可以有這樣的神效呢?”

    “永恒之血!”這一下子不用帝辛說,文祖就是喊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是啊!永恒之血!還不是低層次的永恒之血。最起碼也要是永恒之皇層次的血液,甚至是永恒之帝的血液!這些血液,永恒不朽。他們發生了異變,也許會誕生出馬皮泡這種神奇的存在。”帝辛越發肯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絕對是一個大膽的猜測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?”

    文祖這個時候也是豎起了耳朵。文祖隱隱覺得帝辛或許會揭開一個千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我的心中有了一個可怕的猜測。我不知道這個猜測是不是正確的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能夠證實我的猜測為正,那么我們大商就必須要做一些準備了。“

    帝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。搖晃了一下腦袋。顯然,這不是一件小事情。

    話說這個馬皮泡是天子老家寶雞的一種叫法。止血很快。小時候經常用它來止血,不過現在好多年沒有見過了。不知道大家各自的區域叫什么?

    之前決定要寫一個圣物的時候,腦子里面第一時間居然就閃現出來了馬皮泡的名字。很奇怪。怎么會想到他呢?

    因此,天子就遵從下意識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名字確實難聽!也不知道當初人們是怎么起名字的、、、、、、(帝逆洪荒..7070443)-- ( 帝逆洪荒 http://www.xamqep.live/78/7890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獵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xamqep.live

广西快三开奖第一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