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魘

文 / 侯老武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[wuwu]s.!無廣告!

    向鳴沙谷方向行了一千公里,走到沙漠的邊緣,這個地方已經靠近昆侖派一千多里了,整個鳴沙谷方圓一百里呈漏斗形,鳴沙谷主在漏斗的中間,吳為們到的時候卻是還沒到傍晚,所以聽不見鳴沙的響動,離鳴沙谷還有一百里的時候吳為一行人降下劍光,落在沙漠上,吳為向陳同問到:“陳教主,你說的那個熾焰果在哪里?”

    陳同用手一指西南方向“在那里大概有五十里左右,在鳴沙谷邊緣我當時路過時還在,只是不曉得現在還在不,來都來了,去看看吧,這里是鳴沙谷的范圍,大家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徒步向目的地走去,雖然徒步,但是也不是一般普通人能比的,腿上都加了神行符,一個時辰就到了,面對修為高的隱身符沒用,面對修為低的隱身符用不著,所以自己人都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,快要到了的時候,一陣奇香傳來,幾人各自手持法寶,誰都不知道會有什么守在那里,謹慎點好。

    突然,一陣狂風襲來,瞬間烏云密布,天上下起雨來,吳為很奇怪,沙漠降雨本來就少,還突然叫自己遇見了,伸手一接,發覺不對,雨水竟然是紅色的,像鮮血一樣,密密麻麻的下下來,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,暗道不好,右手回頭一抄準備將蘇九妹拉住,但是卻拉個空,遭了周圍除了他自己就沒有別人了,人都不見了,接著一股濃霧襲來,瞬間就看不見一絲陽光。

    心里猜測中了幻術了,但是也不敢肯定,有些修為高的有一些秘術,能將對手瞬移到其它空間,在異空間什么事都可能出現,完全是施術者說了算,這就危險了,想到蘇九妹的戰斗力太低下,吳為不禁著急起來,誅心劍三尺劍芒閃現,青色的光芒在濃霧中閃現,突然腦后一聲破空之聲傳來,心念一動,誅心劍直刺過去,只聽一聲金鐵交鳴過后傳來吱吱兩聲,濃霧中又恢復正常,看來是施術者在偷襲,吳為真元注滿誅心劍,對著濃霧深處一陣亂刺,但是沒有任何效果,正在此時,吳為周圍濃霧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團團熊熊烈火將他包圍,接著周圍出現震天動地的喊殺聲,一隊隊身穿鎧甲的士兵手持兵器向吳為沖殺過來,為首的一臉雷公相的大將用手指著吳為的方向,士兵如潮水般涌過來。現在也顧不上究竟是不是幻覺,吳為飛劍在手向那些士兵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誅心劍刺在那些士兵身上,士兵身體頓時煙消云散,但是接著另外幾個一起又沖了過來,舉戈刺來,吳為左格又擋,雖然人很多,但是對吳為來說卻不是太大的問題,只是一直殺,仿佛沒有盡頭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吳為感覺到有點力不從心了,手中的劍也越來越重,可到這個時候,吳為卻越來越清醒,他發現一個問題,就是每次他殺完一小隊,自己下意識的想一下,還有沒有?然后就又出現一小隊士兵,就這樣周而復始沒有盡頭,那么有可能這些士兵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,只要內心就想就沒有士兵出現,那么為什么自己會想象出士兵呢?肯定是有一個誘因,那就是這四面包圍的火,周圍的火雖然看起來很猛烈,但是一點溫度都沒有,但是他卻能勾出自己內心中最深處自己都沒有發現的那一面,說明這只能是傳說中的紅蓮業火,執念起,業火升,焚盡一切因果。

    要想破除紅蓮業火,必須要知道執念是什么,吳為心底卻是很茫然“執念么”腦海中正浮現這三個字,然后那些士兵全部消失不見,從濃霧中傳出來一陣叮叮當當的鐵鏈拖在地上的聲音,濃霧又散去在不遠處出現很多人來,這些人都面無表情,身上栓著鐵鏈,像僵尸一樣向吳為走來,有的人頭被劈成了兩半,有的頭掉了用手提著自己的頭,還有一個老者手里拿著一顆心,吳為攥著劍的手漸漸有汗漬滲出,但凡只要是人,無論修為再高,只要自己內心的東西顯現,自己都會害怕,吳為害怕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內心的執念是這些,他也完全不明白這是為了什么?是怎么回事?雖然吳為也算生死鬼門關的常客,但是像這種情況可沒遇見過,而且他們的裝束也不是現在的裝束,有些雖然也是身著道袍,但是和現在明顯有區別,有可能是他某一世的回憶,難道就是他內心中最深藏的執念?

    這群人從自己身邊走過,突然他從人群的最后看到一個白衣無頭女子,手里提著自己的頭,吳為忍不住看過去,一臉的不可置信,那人頭竟然是蘇九妹!看著那人頭眼睛微閉,很安詳,但是眼角兩滴淚說明她是多么的傷心,霎那間吳為覺得天地之間皆無顏色,心中莫名的絞痛,仿佛自己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,吳為伸手向抓住她,問問這究竟是怎么回事,可伸手卻從她身體里穿過,這畢竟就是一段自己想象出來的回憶而已,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逐漸消失在濃霧之中,吳為心中莫大的傷心像一團火在燃燒,眼淚逐漸模糊了眼眶,他覺得這些人都是因為自己而死,而自己又沒辦法保護他們,覺得自己很沒用。

    漸漸的吳為拿劍的右手抬了起來,橫向自己的脖子,如果有人在旁邊可以看得到吳為眼神已經迷離渙散了,毫無生機,眼看誅心劍已經離脖子只有一毫厘之差,吳為的眼神瞬間毫光一現,嘴角現出詭異的笑容,左手幻化出一只青色大手向背后抓去,誅心劍脫手而出,向后方刺去,只聽“啊”的一聲,飛劍倒飛回來,青色大手卻在跟一奇怪的生物爭斗,像一團漆黑的黑霧,一會他又變換成一個男人的模樣,一會變成女人,男女老幼不斷變換,而青色大手卻是步步緊逼,不斷的跟他纏斗,堵住他所有的去路,誅心劍在一旁輔助攻擊,一時間他確實被吳為弄的手忙腳亂的,吳為在旁慢悠悠的看著,對這團黑霧說到:“魘能修煉到這種地步卻是也算不錯的了,可是你卻是碰見了我,可惜啊可惜,還差一步就邁入返虛了,但是卻是只能在這一步了”吳為笑呵呵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時候發現我的?”魘驚恐的問到。“我修為高你這么多,你不可能發現的,我也沒有任何破綻,不可能,不可能!”魘一臉的不置信,擬化的人臉不斷變換。

    “魘,人死之時處于極大的憤怒、仇恨和恐懼之中,死后怨恨不散,有些怨力強的能生成厲鬼,而有的則可化為“惡魘”。民間有九魔一魘的說法,意思是世上能生成九個魔,也不一定形成一個魘,而九個魔的兇厲,也比不上一個魘。魘之所以難成形,主要因其生成需要苛刻的外界條件,首先必須是人員大規模的慘死,才能保證足夠的怨念凝聚不散,而且死者尸體必須原樣保存,不能有腐爛和風干,也沒經過其他處理,兇靈才能附到自己的身體上形成魘。過去,只有遭到大屠殺或者瘟疫的地方,且荒蕪多年,才有可能形成惡魘。還有一種說法是,魘為人死之后,不記得自己已經死了的靈魂,在人世間游蕩,因為各種機緣才變成魘的。我不知道你是怎樣成的魘,我也不需要知道,我只知道的是我的誅心劍需要你。”吳為也不管魘是如何的憤怒,自自語的說到,吳為最近對誅心劍有一絲明悟,誅心誅心,劍指本心,現在有了魘這個魔中之魔將其元神煉入誅心劍中國,劍的威力肯定要上一個臺階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服,你做的幻境確實是很真實,特別是開始攻擊我的士兵,完全是很真實的,有兩次我故意讓他們的長戈打在我身上,卻發現能對我造成實質的傷害,準確的說是很疼,但是這種疼跟平常的肉體的疼又不一樣,你這種疼是直達內心,簡單的說就是心疼,有一套,就這樣我還是沒看穿破綻在哪,因為一切都太逼真了,直到后面那些死相難看的人出現你的破綻才出現”吳為頓了一下看著魘。

    魘被青色大手抓住,誅心劍凌空一削就有一個魂魄出現被削除魘的體外,有點像能削圣人頂上三花的誅仙劍,只是威力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魘驚恐的眼神表露無遺,這些魂魄是構成他的最基本的部分,削掉一個,修為就下降一分,最終削完只剩元神的話,那么就是他任人宰割的時候“我的破綻出在哪?”魘不甘心的問到。

    吳為眼神中閃出一絲復雜的神色“最后和蘇九妹相像的那個人,他的裝束和現在的著裝一模一樣,在你的意識中確實能對我造成最直接的沖擊,但是你走過我身邊的時候,我誅心劍中的煞氣有波動,所以我懷疑你就附在她身上,先用她讓我心神失守,然后背后偷襲,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你輸的不冤。”吳為嘴里在說,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一點都不慢。(末日成道..159159682)-- ( 末日成道 http://www.xamqep.live/97/97885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獵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xamqep.live

广西快三开奖第一时间